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厨都论坛 - 中国厨都网

图文大播报

查看: 10|回复: 2

雨线偏

[复制链接]

2680

主题

2680

帖子

8158

积分

大学教授

Rank: 8Rank: 8

积分
8158
发表于 2018-4-1 20:28: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雨线偏
      
   
                雨 线 偏
                     
                  作者:锐利锋行
      
      平常日,平常事。
      为日复一日的无新鲜味厌烦的人,不知道风云一变的可怕。
      也许一个平常日,开一扇平常门,面对的却是万劫不复。
      
      王珠海和妻子李亦珍同是四点半下班,两人一起回家,一起去市场买了菜,买了肉,去便利店买了奶粉。
      宝宝大了,光靠妻子的奶水已经不够了。
      还买了火腿,小狗毛毛专用http://www.baidianfeng001.net/m/
      门开了,很诡异的感觉。说不出来。
      这个时间的光线是不暗的。
      还不到五点。
      宝宝躺在地板上,在摇篮旁边,在一滩血上。
      血在他身上,也在地板上。
      在宝宝的开裆裤间,宝宝的生殖器那,生殖器不在那,一滩血看不明白,反正没有生殖器在。
      毛毛在一边,间或摇摇尾,看着王珠海和李亦珍,间或摇一下尾,像想到了可以摇,摇一下,又考虑不该摇摇,停两秒。
      黑色的嘴巴上,嘴巴下的白毛,沾满血。
      有那么一会儿。
      李亦珍说了声,魔鬼,人便晕倒。
      王珠海没有扶,他犹难以相信的看着宝贝儿子和宝贝狗。
      好一会儿。又看了一眼躺着的宝贝妻子。
      
      就这样。
      人生惨剧。
      宝宝一岁不到,被狗咬下了生殖器。
      
      王珠海才知道被动物伤害是一件多么悲惨的事情。
      它们一无所有,给不了任何赔偿。它们甚至不会道歉,它们根本不知道哪错了,它们不内疚。
      它们照吃照睡,除非让它们死。
      它们死也不会说对不起的。
      它们死还是不知道曾经什么是做错了。
      也许早忘了。
      人类却要一生痛苦。
      王珠海怎么能想像是毛毛干的呢,它那么小,他总担心它会被伤到,他曾想过最严重的事是他可能带某个同事回家,同事逗狗玩伤了指头要打疫苗,还是无意划伤的小口子。
      疫苗是为了以防万一。或者说心理安慰。
      现在竟然会这样。
      一个男人的生殖器齐刷刷没有了。
      虽然宝宝小,也还是个男人。
      虽然他长大了,记忆中可能根本没有疼痛过的信息。
      问题是,
      他要怎么长大,
      他会长大成什么样子。
      而他,王珠海会是什么样子。
      还有他妻子。
      一切改变了。人生不能是计划中的http://health.zgny.com.cn/a/,继续了。
      人生又似乎一下子变得没有意义了。
      为什么,因为儿子不能传宗接代了?自己没有后了?
      人生的意义是传宗接代吗?也许不是。
      也许在没有更大能力时,就是。
      毕竟有几个人是领风骚数百年的人才?
      混生命,传宗接代可以是一个重要内容。在路途中,有这么一条藤,从崖顶到崖底。
      妻子亦珍,在医院中守候儿子,泪人,痴人,病人。
      王珠海,疯人。
      疯一样的眼神。
      那只叫毛毛的狗,他想过将它腰斩,将它砍头,剥皮凌迟,尖刀捅肛门,穿皮鞋碾它肚子……
      都觉得是便宜它了。都觉得那样死太快。
      妻子亦珍在病房要他把狗弄死,她不想再见它了。
      王珠海点了头,但没有。
      李亦珍在病房守着儿子睡着的时候,他会跑回家中,用指长的针扎小狗,在时候掐着它的脖子让它不能乱动,扎,有时候让它能跑能动,扎,看它痛得嗷嗷中在小屋http://3g.163.com/news/article/CNFDUU9H00014AEE.html?clickfrom=baidu_adapt里乱跑,怎么跑也还是在小屋里,他终会追上,狞笑,再扎。
      有时候掐着它的脖子,手上就会情不自禁的用力,那毛茸茸的脖子,软软的皮肉,情不自禁的想死命掐紧了手,让手指紧紧拢在一起,手里的肉拧成烂泥。
      不能。
      他及时松手。
      有几次,狗被掐得松开后,肚子朝上四腿一动不动,眼睛大大的,稍有出气没有入气,像要死了。
      不要死,可千万不要死。
      王珠海拍极了,怕它死掉。
      有时候,奋力一脚正踢中它的下巴。踢得它飞起来,一个跟斗。
      真好,它怎么痛,怎么叫,就是没死。
      它开始时狂叫,眼珠瞪得又红又大凶神恶煞样看他。
      后来它只是痛时叫,会流泪,会在看他时浑身剧烈的颤抖。
      
      李亦珍守着儿子睡着的时候,他说为妻儿准备饭的时候,他可能会回到家。
      用针扎小狗,用夹子夹它软软的耳朵,踩它的脚。
      踩着疼吧?狗儿咬他的脚。咬吧,穿着皮鞋呢。
      王珠海笑。
      咬脚?你有什么脸咬?
      狗儿咬过之后,王珠海又抓狂。
      追着它,踢它,踩它的头,踩它的头碰到地板上,砰!嗷嗷嗷!
      狗儿牙齿出了血,但它甚至不敢在王珠海在之时,伸舌头舔。
      或者王珠海在时,它没有心思注意到牙齿出了血。
      这样的次数多了,狗儿的脚被踩,它只是徒劳的想抽出来,哀哀的叫,不敢咬,不敢头向前。
      邻居们听多了,都开始议论。
      最初他们很同情他们夫妇,竟摊上这种事儿。但王珠海总是黑着脸,像与所有人有仇。
      人的关系都是双方面的,你对他好,你对你好,当然也可以有原因的有点小偏差,但不能失衡失得离谱,总这样,邻居们可不乐意了,不体谅了,况且本来也看他们不顺眼。
      夫妇俩平时都挺高傲的。
      邻居们听多了就开始议论     薅狗毛?这折磨的法可是有些搞笑啊。
      锯狗尾巴?狗尾巴几条啊还成天锯,小锯锯么?锯下点毛,破点皮?锯着玩啊?
      邻居们的想像力实在有欠丰富。
      平常骂街的词挺恶毒呀,现在可显得有些妇人之仁了。
      倒是邻居姜家的儿子说的那种可能,让所有人愣了半晌,说把狗给鸡奸了。
      听说这小子喜欢上网,多半上的也不是什么好网。
      
      “这个……即便是农村户口,也是头一胎生了女孩,才勉强可以再生一胎,你是非农业户口啊,再者你生的是儿子啊,啊……”
      王珠海未等戴眼镜的说完,摔门而去。
      他不等对方说完。他已经听到对方要说的了     王珠海的倒霉事传得快。这人知道,肯定知道。
      有不知道的吗?
      每个人,每个人,都看他。
      每一条街上,每一条街上,每一个十字路口的人行线上,不好好过马路,为什么看他?老天啊,干嘛不惩罚这些不重视自己生命的人。
      老天!惩罚他们吧!
      王珠海想像两手高举天空,一声大喊,无数车辆在十字路口嗖嗖奔行,风驰电掣,他身边那些不好好看路灯过路的,全碾成纸了。
      红纸。
      这个戴眼镜的敢嘲笑自己。
      当面就想敲开他脑瓜了。
      堂堂王珠海是任人宰割的吗?
      要报复。
      太快报复恐怕他猜到是谁,但又等不及了,掩饰成抢劫遇袭吧,在他头后一棍,打头顶,头盖骨厚,后脑薄,以他的情绪,一棍准玩完。拿走钱包,手机,转移侦查视线。
      那人上班也是朝九晚五,上下班时天都亮着,不好下手,没关系。
      总有机会。
      总有机会,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四天了,玩狗也玩不出新花样了。是狗太小,不足够施展。
      也一直饿着,也该喂喂了,不能让它死了。
      六点钟到家,天色暗着的,王珠海拿回家一块馒头。
      楼下一邻居喂狗的馒头,因为一直有旁的好东西吃,所以馒头那狗就没搭理,在那好几天了,邦邦硬得。
      死毛毛不在乎,在没开灯的屋子里,拼命的咬,咬得咔咔的响。
      总是斜头用一边牙咬,另一边是被踢的流血的吧。
      咔咔咔咔,还用舌头一舔一舔的声响。
      王珠海在旁边的床沿坐着,突然捂脸哭了。
      小时候的他是那么的爱狗,如果看到饿成这样的狗,他会哭的。
      看着时哭,回家时哭,哭着告诉给妈妈,哭着入睡。
      
      其间,李亦珍也回了几趟家。
      倒数第二趟,她想调动一下岗位所以找资料。
      王珠海不知道。他在卫生间里。
      在那间不常用的房间里,打开柜子,毛毛被布缠住了嘴绑在柜子中。
      眼睛睁着。
      惊吓着。
      李亦珍也吓坏了。
      王珠海从卫生间出来,李亦珍抱住他,
      “忘了好吗?让我们从过去走出来好吗?”
      王珠海乌云盖顶一样的铁青脸色,没回答。
      李亦珍最后一趟回家。
      在王珠海不注意的情况下,又偷偷打开那柜子。
      她又看到了。
      她又吓到了。
      于是坚决的离开了家,由律师出面与王珠海协议离婚。
      
      “我要见她!”
      “我要见她!”
      “我要见她!”
      每次都让律师见到他拍桌子。
      “不行。”
      “王先生,我的当事人很脆弱,不愿再经受任何痛苦了。”
      “我的当事人不愿意。”
      
      “见面,我才谈孩子的事。”
      王珠海这么说。李亦珍终于应了,她想要孩子。
      那次的见面并没能让王珠海高兴。
      李亦珍的表兄什么的,来了不少,个个表情都防着他。
      拦他的人拦他的话,险些动起手,感觉糟透了。
      预想中,他拉着爱妻的手挽留,两人间感情很深厚的,几句话她就哭了,说着自己难受。他轻搂着她哭的肩头。
      
      离了。
      孩子的事拖着。
      李家的人一直照顾着。
      几个月后,他和单位一新人交得极熟了。
      那事不久后,这人到的他们单位,几个月后,他们很熟了。
      王珠海不知道怎么会和这种人交在一起。
      但这人真有本领。
      路子多。
      王珠海又和李亦珍约了谈孩子的事。
      这次带上了弄来的五连发。
      
                  第二章
      
      姜风拿着望远镜看前方那楼。他家就住那楼里。
      其中一层,看到一个男人情绪失常的在屋里追一只宠物狗。
      又踢又踹。
      “变……”姜风突然想到是出了那件事的男人,不幸的遭遇,便转而“唉,”叹了一声。
      “怎么了?”刘茜从床上坐起来,银色的被单捂住胸口。
      姜风从窗边退回到床边坐下。
      刘茜向前更近。
      “活着太没劲了。”活着太多事无法解脱的。
      “别总是看破了红尘似的。”刘茜一笑,头枕向他的肩膀。
      姜风拦住,右手按着茜光溜溜的肩,“这么小的年纪就这么喜欢做,做到何年何月才是尽头啊?”
      人站起来,出了房间。
      “你!”茜用被单裹着身体追出来。
      姜风已经在玄关穿上鞋子。
      “是你喜欢做,我才会这样的。”
      “喔?那我得多谢你了。”
      姜风出了门。
      
      “风儿,要多努力啊。”
      “我也知道学习这种事是勉强不得的,我也从那时候过来,但现在的艰辛让我宁可当初对自己残忍些。当初的不肯勉强,现在的千万倍勉强也难以挽回来。”
      “文凭真的很重要。”
      爸爸语重心长的道。
      姜风在旁边静静的听,慢慢的吃饭,不时点下头。
      回了屋。
      就倚在床上什么也不想做。
      心情很抑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2

主题

662

帖子

1534

积分

大学副教授

Rank: 6Rank: 6

积分
1534
发表于 2018-4-4 21:5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想了解,请大家都说说













北京西装订做厂家
团体西服订做
北京时尚办公西服定做
男西装定做
西装定制女款
北京团体西装定制
职业西服订做
英式西装店
西装定制价格范围
私人高级西服定制
北京西装定做厂
北京西装定制排名
西装定做品牌加盟
结婚穿的西装价格
团购西服定制
北京定制西装厂家
西服定做有哪些牌子
北京女士西装订制
男款西服定制
手工西服定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84

帖子

1096

积分

大学副教授

Rank: 6Rank: 6

积分
1096
发表于 2018-4-30 22:0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下再看哈













红桥劳保服装定制
定做T恤批发
石景山工作装定制
定做防静电服批发
太仓文化衫定制
河北反光工服厂家批发
北京通州服装定制
广西梧州服装厂
批发春秋工服厂家
定做特种工服批发
包头工装工裤定制
武威定做防静电服
青海果洛服装定制
定做劳保服装批发
中卫定做特种工服
德阳棉服厂家批发
黄山冲锋衣定制
白银定做制服
批发职业装厂家
昌平定做文化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