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厨都论坛 - 中国厨都网

图文大播报

查看: 53|回复: 2

逆光

[复制链接]

2973

主题

2973

帖子

9085

积分

大学教授

Rank: 8Rank: 8

积分
9085
发表于 2018-4-9 04:0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逆光
      
   
    在网路上看完安亚的小说时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我揉了揉酸涩的眼晴。从抽屉里翻眼药水,圈了十几瓶眼药水在里面,摆出来壮壮观观的。起身,不知道是第几次去看门锁好没有。窗帘拉开再拉上,门打开再紧紧关上。我最喜欢的演员是那个大男人尼古拉斯凯奇。我和他演的那个火柴人一样有轻微的强迫症。他还患有一种叫做“恐旷症”的疾病,在太空旷的地方会头昏目炫。我正好相反,受不了太过狭窄,太过拥挤,太过杂乱。把花瓶里的水倒掉,再换上清新的水才觉得呼吸顺畅。
    电脑里循环放着的是罗德斯岛战记里的曲子炎和永远。比较配安亚小说的氛围。新写的小说叫“夏天消失了”。背景是太绿的旷野,看久了让我喘不过气来。
    安亚,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我找不到任何一种植物或动物去形容她。猫?狗?狮子?都是不全面的。我上床睡觉,边想着安亚才入眠。
      
    醒来后去上下午的课,上完课打了个电话给齐年。他是我的男朋友。
    他对我的第一句话就是有气无力的“干嘛?”好像没事就不可以找他一样。
    “想你了呗!”我挽过他的手臂一起走着。
    “明天你陪我去买条裙子吧?”我问他。
    “明天我有课,你自己去吧!”真是没人情味的回答。
    “我想买一条黑色的裙子,纱的那种,要有一千个褶子……”
    “我说了我明天有课……”他不耐烦地打断我。
    “可我明天也有课呀!”我争论道。
    “那就不要去好了……”他已经懒得对我的逻辑提出疑问了。
    “可是,我真的很想……”
    齐年长长地嘘了一声,我站定,拉着他:“你是不是烦我了?”
    他无精打采地说了一句:“我上了一天的课,很累,想回去休息了。我走了。”
    他就这样走了,我看着他,头都没有回一下。
      
    唉!我在心里长叹一声,他不爱我了,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在一号楼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前面是一条小溪,校园里的花已经开得很热烈了,花香扑鼻。
    大家都说我配不上齐年,只有安亚不这样认为。
    齐年长得很好看,轮廓分明,眼晴黑亮。一幅高傲的样子。实在不适合我。可没有办法,谁叫我是视觉系的。
    以前我总是刻意去接近齐年,频频出现在他面前却又要装出一幅冷淡又倔强的表情。以前齐年总是会为我顺手写下的字顺手画的涂鸦欣喜不已,为我的阴晴不定的性格诚惶诚恐。以前我喜欢在半夜打电话给他,不停地跟他讲我经历过的我看到的我幻想的,听到他在话筒那头哈欠连连。他说,我和你在一起之前怎么也没想到你是一话痨。
    不过,他终于厌烦了。我的那些自以为是装模作样终于让人失去了新鲜感。哎,我要怎么样做才可以再次吸引他的目光呢?
      
      
    这时我看到安亚走了过来,穿着黑色的T恤。我和她一样喜欢穿黑色,但我没她穿的好看。她很瘦,锁骨暴突。
    “一个人坐在这里干什么?”她的眼神才是真正的骄傲,像女王那样的居高临下。
    “看夕阳啦!”我有气无力地答道。
    “呵,你以为是你是小王子呀?我看你是那只等爱的狐狸吧。”
    “哎,我马上就要失恋了。”我突然很看不惯她神采飞扬的脸。
    “就为了那个优酪乳啊?他有什么好?”他有什么好?安亚经常说这句话,其实是他配不上你,他就是一个还没长熟的小朋友。
    “他就好,他什么都好,吃饭睡觉走路生气都好!”就是讨厌她神采飞扬的脸。
    “哼!“她冷笑一下,”随便你,继续自欺欺人下去吧。“
    “哎!他肯定看上别人了。”安亚没说话,我继续找话,”我还没吃饭呢!”
    安亚在包里左掏历掏终于掏出一块东西给我。“什么呀?”我撕开蓝白格的包装纸。“是巧克力!”我把巧克力推回给她,“不吃,吃胖了齐年不会要我!”
    “哼!”又是安亚尖厉的声音:“你饿瘦了我不会要你。”
    我很乖地把巧克力拿了回来,迅速地吞下,我真是饿坏了。
    和她聊了会天,直到橘红色的阳光转成了灰白色,我们才各自分手回家。
      
      
    我一直在想怎么去追回齐年的心,装可爱还是装可怜?还是学做菜给他送便当?越想越睡不着,便爬起来看小说。安亚还活跃在网上。跑过来问我,我这儿有几个大老爷们,要不要介绍你认识?
    我说,不要,齐年知道了会生气。安亚说,你傻呀,你别告诉他不就行了呀!我说,不,除了我家齐年我谁也不看。
    安亚不说话,蹦蹦嗒嗒地跑了。不久,那些大老爷们就一个个自己跑来请安了。那些大老爷们还真不错,个个都幽默风趣。我已经很久没有和除齐年以外的男性说过话了,竟然会有一种久违的刺激感。按安亚的话说,一个思维转动速度快又千奇百怪的女孩怎么可能不招人喜欢。我兴奋地在坛子上泡着,享受那份久违的男性关注。
    后来那帮人为了女人该不该是视觉系的傻冒问题掐起架来了,我顿时觉得厌烦无比。一声不哼地下了线,关了电脑,看着漫长的黑夜发呆。
    烦啊烦,睡不着!打开所有的灯,把洗澡换下的衣服洗了又把地拖了,跑到床上还是睡眠着。掰着指头数了一晚上的绵羊还是睡不着,后来改成了一排学生报数,报着报着便沉沉睡去。
      
    一睡又睡到下午,齐年打了电话过来。我还在睡觉,一听到他的声音顿时清醒了很多。呵呵,他还是记得我的。迅速整装待发,穿上我最喜欢的白色的棉布裙和齐年一起去吃晚饭。
    他走得很快也不说话,我紧跟着才能跟上。
    “你想吃什么?”他转过来问我,我舐了舐嘴巴,说:“我现在很想吃酸辣粉。”他瞄了我一眼,“嘴唇都干成那样了,还吃酸辣粉?!”
    后来他领我去喝豆浆。我还没告诉他,我嘴巴里还有一个很大的溃疡呢。他还真是贴心哪!我暗爽道。
    “昨天晚上很晚睡的吧?”他突然问到,我知道说谎是没有意义的,黑眼圈已经充分说明了事实,只好老老实实地点点头。
    “女孩子家睡那么晚干嘛?老了你就知道错了。”我听他说心里还是很高兴的。说明他还是关心我的。“我昨晚和几个男的聊天来着,聊得太开心了忘了时间。”意思就是说,齐年,你别看轻我,其实我也是抢手货。
    他闷着头喝豆浆也不表态。吃完晚饭,他背起双肩包,说:“我现在要去上自习,你要去干嘛?”我支支吾吾地说,“我,我还是回去的吧。”
    “那好吧,那我走了!”又是一个干脆又利落的转身,风一样地就走了。
      
      
    不过,即使如此,我还是很高兴.打了个电话给安亚.安亚很不耐烦,说我怎么这么没出息.我还是傻笑着。后来我说。“安亚,我还没吃饱饭呢,你请我吃酸辣粉吧。”她嘟嘟喃喃地答应了。
    酸辣粉碰到干得裂开了口的嘴唇疼得我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大口大口地呼着气,用手不停地往嘴巴里扇风。安亚坐在我对面,抽着一支寿百年的香烟,面无表情。
    吃完饭,她要离开,我扯着她不让她走,才答应留下来陪我聊天。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爱和她聊天。其实我们并不是相同的人。有的时候我和她在一起也是无聊地像平静的湖面一样,但是,也只有安亚才能消耗掉我体内过剩的能量。
    我们坐在池塘边的草地上。真是不会挑地方,蚊子嗡嗡地叫着。她还是不停地抽着烟。我嚷嚷着让她别让我吸二手烟,她用一种“懒得理你”的表情瞪了我一下。
    “你打算怎么办?继续和他这样不咸不淡地呆下去?”她转过脸来问我?
    “只要他不开口说不要我,我就对他不离不弃!”我故作纯情样。
    她眯起眼晴,抽了口烟,说,“他有什么好?”
    我反问她,“你干嘛不去找个男人?天天一个人呆着?”
    她略沉思了会,吐出个烟圈,缓缓地说:“我十七岁的时候爱上了一个大得可以做我父亲的人,后来,后来我就不配再拥有爱情了。”
    “哼!”我学着她的语气,“你果然畸形,还有恋父情结!”
    “你也不正常,”她反驳道,“找一个心理年龄比自己小的互相折磨互相疲惫,玩什么姐弟恋,还要去照顾他的情绪,烦不烦呀?”
    是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去找一个小孩脾气的,虽然的他的可爱之处。
    ……一直这样聊着天,身上叮了好几个大包,安亚把mp3拿了出来,我们共享一幅耳塞一起听妖精的旋律的主题曲。声音很诡异,歌词更是诡异。
      
      
    第二天和齐年一起去上课。我已经很久没有上过课了。好久违的教室啊!好友违的同学啊!好不真实的世界啊!齐年的书里没有我塞给他的奇形怪状的书了,mp3里也换成了流行歌和英文。他从书包里拿出书本和整齐的笔记本。我想学着坐得端正正,却发现长时间的静止也会让我心烦。我很想对齐年大声发脾气,但却意识到这样做的后果就是齐年会立白癜风初期好治疗吗马扔了我,像扔一个旧玩具一样扔了我!努力克制自己内心蠢蠢欲动的烦闷之气。我不知道该如何去控制自己的情白癜风光疗对人体有害吗绪,但却拼命学着。
      
    我只有打电话给安亚。我说,“其实齐年也没什么好的。”安亚听到嘎嘎嘎地笑了起来。我说,“你昨晚一定很晚睡觉,而且抽了很多烟,喝了很多酒。”那头说,你怎么知道?我说,“听听你那鸭公嗓,真是难听死了。”她又嘎嘎嘎地笑了起来,“我还喝了很多茶呢,听出来 没有啊?”然后她让我上她那里去,说她一朋友给她带了巨多的超好吃杀人于无形的巧克力。
    我奔着那杀人于无形的巧克力第一次到安亚的住处。大面积的红,让人心慌。居室杂乱,物品乱陈。刷成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爱心捐助红色的墙上画着黑色的女孩和花。让人触目惊心的。沙发上堆满了衣服。不由来的头昏目炫,气短胸闷。一时没忍住就冲到卫生间吐了出来。
    她用手拍着我的后背,说“至于吧你?”
    我发现洁白的瓷砖上也画上了黑色的花纹。我在吐的同时还忍不住地想,安亚,她到底是一种什么动物?
    她没有办法,只好带我到室外。
    我们一起吃巧克力。嘴巴里香香甜甜的味道。草长得正绿,花开得正红,阳光正照得好。她突然凑过来,在我嘴唇上亲了一下。香醇的巧克力味和未散尽的烟草味,很微妙的感觉。
    我很窘。她又嘎嘎嘎地笑了起来,说,“看<NANA>的时候,你很喜欢娜娜,其实我一直都是喜欢奈奈的。”
      
      
    晚上又和齐年见面。我絮絮叨叨地和他说话。没完没了的,像个话痨一样。齐年一直不说话,我的嘴巴却像上了一个发条一样一刻也停不了。齐年停下脚步,“你有的时候真的好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58

帖子

1246

积分

大学副教授

Rank: 6Rank: 6

积分
1246
发表于 2018-4-10 16:44:5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人一个啊













深圳服装定制
T恤定做
订做西服
北京定做服装
北京西服定制
定制劳保服装
职业装定做
工作服
工作服装
服装定做
防寒服订做
防静电工作服定做
工作服订做
上海职业装定制
定做工作服
工服定制
江西服装厂
订做工作装
订做保安服装
工装订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685

帖子

5442

积分

大学教授

Rank: 8Rank: 8

积分
5442
发表于 2018-5-25 09:55:43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容事之
有这样一个实验:在给小小的缝衣针穿线的时候,你越是全神贯注地努力,线越不容八字分析易穿入。反而是左右都试探试探,或者抬头换一个眼神,线轻轻松松就进去了。这就是穿针心理,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做目的颤抖。    目的颤抖四个字很形象。    你小心翼翼端着一个杯子,这个杯子里盛着信心满满的目标,可是,当你所有的心思都在那儿的时候,目标不会变得很强大,反而会变得很脆弱。脆弱到你的手一抖,目标就粉身碎骨了。其实,它本可以安然待在某个角落,等待时机成熟的时候瓜熟蒂落。    这让我记起高中时的一个好朋友,学习特别勤奋。她下决心一定要考上名牌大学。以她的实力,是完全有可能的。最后模考的时候,她的潜力更是在目标的刺激下越来越疯狂。    可是,到了高考,她二本都没过。第二年高考,她还是最后时刻的落榜生。如同一颗众望所归的果子,平时长得最鲜艳,却总在最后一刻夭折。    我的一个女友30了,她很认真地谈了一次恋爱,结果还是无疾而终。她说自己真的很努力,在男友血型遗传规律面前,说话做事都小心翼翼。每次约会回来,还要回放一下约会的细节,看自己是否有不对的地方。    书房风水最后,她给我念短信。他们认识3个月,有上千条短信。她是挑着念的,内容无非是些去哪里约会、出差为什么不打电话之类的琐事,她均称之为可能的分手线索,要一一排查。    那股认真劲儿,好像解一道数学附加题,这道题没有其他解法,只有一一排错,而且大有不解出来不罢休之势。    不得不说,她们都很认真,她们都太认真了。可是很多事情,不是你越认真就越成功的。当你对某一件事情过于用力或意念风水学入门过于集中的时候,反而容易把事情搞砸。    举个例子。打球的时候,平时传球接球水到渠成,到了真正打比赛十二星座运势,却总是容易出这样那样的纰漏;面试的时候,当你面对的是一家不太重视的公司,会发挥正常甚至超常,可是当你面对的是心仪已久的公司,很可能顾虑重重紧张兮兮,自己先给自己判了死刑    我的女友,本可以安然享受她的恋爱,而不是见男朋友像见老板,把自己弄得畏首畏尾,这次失败了,总有适合自己的那一个;我的中学同学,本可以把目标暂时收藏一下,考试就是考试,它跟美好未来不能完全划等号,把所有希望都拴在一场考试上,考试本身已经变得不堪重负。    所以,别让目的占据你全部的内心。    凡事当从容事之,太想得往往不可得,太想赢往往不能赢。过多的我执,往往会迷失自己。













算命婚姻
周易算命
紫砂壶
算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