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厨都论坛 - 中国厨都网

图文大播报

查看: 12|回复: 1

死神不死

[复制链接]

2962

主题

2962

帖子

9050

积分

大学教授

Rank: 8Rank: 8

积分
9050
发表于 2018-4-12 09:0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死神不死
      
   
    冬日,黎明前的最后黑暗。
      
    我,一袭黑衣,手提长刀,走在冷清的街,脚下是厚厚的雪,头顶是凄惨的月,长发在空中尽情的舞,黑衣在风中猎猎作响。
      
    空中如大鸟般落下无数的身影,将我的前后左右堵得水泄不通,我只得停住自己那漫无边际的脚步,顺便把漆黑的刀紧紧的握住,只有它,才是我一生的朋友,也只有它,才能在这样的场景中生死与共,尽管它不会喝酒,尽管它不会说话。
      
    我的眼打量着这些不速之客,目光里充满了不屑和嘲讽。
      
    人们的脸有些愤怒,但都在刻意的压抑那一分激动,因为他们面对的不是别人,而是我,江湖中,很少有人不会看到我之后还能保持镇定,只因为,我是死神。一个专门杀人的死神,一个完全没有情感的人,也许,这世界上没有人比我的刀更快,比我的血更冷。
      
    一丝笑意从我的嘴角扬起,我喜欢这样看着那些即将成为我刀下亡魂的生灵,也许,这是我对他们最后的怜悯。
      
    人群有些,那里有太多不安的心,也有太多侥幸的心。如果能把我杀死,他们立刻就会成为江湖中的名人,难道名声真的有这么重要么?
      
    想到这里,我只想笑,于是我笑了,笑得无所顾忌,笑声很响,直冲云霄,震醒了几只寒鸦,震落了屋顶那不甘寂寞的雪,还有几片留恋枝头的孤独的叶,雪和叶在空中盘桓,就像夏日花间翩翩的蝶。
      
    看着它们飘落在尘间,我环顾着四周的人群,缓缓的说道:“我亲爱的朋友,请跟随我的脚步,去一个人间没有的优美的场所”,我的声音无比的温柔“那就是地狱!”
      
    人们的脸刷的变色,有一位老者还在擦拭自己脸上的汗,一个太阳穴高耸的汉子,甚至丢下了手中的钢刀,当的一声,传出老远,在我的耳朵中听来,是那么的悠扬。
      
    人们来不及嘲讽那丢脸的汉子,而我却已经在独自的鼓掌:“不错,不错,这是死神的吟唱被创造出来后,最完美的演出。”
      
    人们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大吼着向我冲来。
      
    我点点头:“我的刀下,从来不死不抵抗的汉子。”我开始迈步,从容的迈步,我开始舞蹈,自己编写的杀人的舞蹈。
      
    我的刀在空中肆意的画圈,我的人在人群里随意的来去。伴随着我的舞步,有鲜红的血,有的像撕碎的浪花一样惨烈,有的如夏日的玫瑰一样的怒放,还有的像静静的小溪一样缠绵,每道血景下,是残缺不全的人,有倒卧的,有直仆的,一具具,横七竖八的躺着,我轻巧的跨过他们的尸体,要知道,我从来不会打扰死者的安宁。
      
    我从身上取出一段洁白的布,轻轻的擦拭刀上的血,我的周围,白的雪上映着红色的血,像花一样绚烂...... 初春,雨落无声,月光洒满整个小城,距离上次的杀人已经有一段时间。
      
    我,一身黑衣,踏雨而行,没戴头巾,没背斗笠,任雨水洗刷着近日来往奔波的尘,我抽了一下鼻子,空气中满是春天泥土的气息。
      
    我,提着长刀,在雨中漫无目的地走,其实我不是落魄之人,只是无聊,在等人前无聊。我在焦急的等待一个人,他,不是我的朋友,而是今日应该死在我刀下的人。
      
    一片乌云遮住了月亮,辽阔的天空只闪着那几颗孤寂的星,而我,不也是孤苦伶仃么?
      
    约定的时刻快到了,我听见有人踏水而来,我笑了,苍白的脸上挤出几丝不属于活人的微笑,那不是讥笑,而是由衷的佩服,佩服他的勇气,一个如约而至的人,千里而来只为一死。只是我许久不笑,那笑容有些异样,脸型有些生硬。
      
    人影渐渐的近了,他走得很慢,隐隐约约可见他的脸,那是一个英俊的青年,左手提着一把剑,右手的臂弯处露出一个孩子的脑袋,那分明是一个婴儿,此时他正甜甜地睡着,却不知道,这温暖也许在半个时辰后将成为永久的怀念。
      
    小孩头上稀稀拉拉的嫩黄的发正如复苏的柳树上刚刚飘洒的絮,年轻人停住了自己的脚步,他把剑挂回腰下,盯着我看了一小会,在那一刻,我突然发现他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的恐惧,仿佛他到这里来,是会朋友的。
      
    他低下头,用一只手轻轻的抱着襁褓,另一只手去轻轻的摸小孩的脸,他摸得那么轻,又那么的仔细,末了,还摸了摸小孩的头,小孩笑了,在睡梦中笑了,笑得那么的灿烂,也许这是这世间最美,最无暇的笑容。
      
    我呆了,忘记去拔手中的长刀,也忘记了那令众人丧胆的死神的吟唱,此时的我,眼中只有那小孩的笑脸,还有那双慈祥中科白癜风医院怎么样的手。
      
    年轻人望着小孩笑了,满意的笑了。而我的眼睛已有些模糊,从来没有一个人在我杀他之前做过这些,我看过太多的人痛哭流涕,也见过太多的人跪下哀求,却没有一个人这样做!
      
    我拔刀的手有些僵硬,终于拔到一半的时候,我失去了继续拔它的力量,哐的一声,失去了手的支持的长刀,又落回鞘中。
      
    年轻人感到了我的异样,目光从孩子的脸上转回,定在我的身上,用疑惑的口气问道:“为什么,还不杀我?”
      
    我的手心里满是汗,我那有如寒冰一样的心正在融化,打住他的话,我忍不住问:“你为什么这样做?”
      
    他把头转向天空,仰头看那飘渺的星,既而轻轻的说:“其实,我很害怕,我知道,我今天一定会死了,然而,他,我刚出生的孩子,他是无辜的,他还没有机会享受更多的爱,我带他而来,只是让他记住满额的爱,而不是永久的仇恨,人,不应该只有恨,更应该充满爱。”他低下头,不再看一脸迷茫的我,继续逗那睡梦中的小孩。
      
    这声音有如沉重的锤,在我心中猛烈的敲,敲碎了那封闭我心多年长满铁锈的锁,那里禁闭着我那本北京中科医院曝光来善良的爱的心。从来没有人告诉我这些,从来没有人给我指点人生的去向,而今,他一个将死的人,给我的心点燃了一盏灯,这里没有罪恶,没有杀戮,只有无尽的爱。
      
    这,不是垂死的宣言,而是至高无上的爱神的召唤!我低下头,感受那脚下微湿的地,那里一定有许多新生的草的嫩芽,而以前,我从来不去想这些。
      
    看着手中那黝黑的刀,我感到无比的厌恶,抽出它,又摸了一把,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把它还入鞘中,刷,刀划着黑光,被抛向空中,我看着它落下,跌入远处的水塘,我转过脸去,朝年轻人摆了摆手,淡淡的说:“你走吧,带着你的儿子走吧。”
      
    我不愿,让他看见我的脸,死神落泪的脸,那里正有两股清澈的泪流下,也许,那不是我第一次的眼泪,然而却一定是最纯洁的眼泪。
      
    只因为,我的心被深深的伤害过,所以我讨厌人生,我喜欢暴力,我喜欢黑夜,我喜欢黑衣,喜欢那黑色的长刀,以及用它在黑夜里杀人!
      
    我经常做梦,梦里全是血腥,那是不是我罪恶的累积呢?
      
    人,总会有眼泪,总会有感情,这是人的天性,谁也不能例外,除非他已经是个死人。
      
    然而久走江湖的人们却相信,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他永远不知道泪为何物,情为何生,那简直就是一具行尸走肉,没有灵魂,没有笑容,没有自我,也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那是人间的恶魔。
      
    他是谁,就是我,这江湖中最恐怖的传说,最传神的传奇---死神,一个召唤死亡的神,漆黑的长刀,漆黑的夜,举刀,鲜血,扬长而去,就是故事的全部。
      
    然而,有谁相信,在这落雨的春夜,一个偏僻的小城,正有眼泪从我的面颊轻轻的滚落,泪水晶莹剔透,像刚出土的珍珠,闪闪发光。这时的我才发现,自己居然还有如此纯洁的泪水,是忏悔,还是对人生的感悟。
      
    我的手中已经没有那罪恶的长刀,让人心惊胆战的它,已经被抛在远方,我空着手,出神地盯着空中那纷纷洒洒的雨滴,这雨里蕴涵着多少生命的气息啊!
      
    我的思想从沉重的牢笼里释放出来,在自由的呼吸空气,恰似这春日刚出土的小苗,在雨水的浇灌中成长,我想,假以时日,我的复苏的良知一定会把自己变成一个对他人充满爱心,对生活充满希望的人,这棵小苗一定辉枝繁叶茂。
北京中科皮肤病医院      
    世界本没有黑暗,本没有仇恨,本没有血泪,没有血杀,就像那温柔的雨在悄然的下,那温情的泪缓缓的流,雨落,洒在泥土,送来的是土地的芬芳,泪滴,洒在我心,洗去的是我心灵所有的罪。
      
    年轻人的背影已经在细雨里消失不见,而我却还在雨中而立,任泪在流。
      
    也许这时候人们还不知道,这世上永远将会少一分罪恶,少一个制造血腥的人,那个人就是我,死神。
      
    没有不可以被感化的灵魂,不管曾经有过多少罪恶,没有永远不能教化的亡徒,只是从来没有人能够掀起他们心灵的涟漪。
      
    某日,走过一片树林,暖日和风,鸟语花香,这是我从来未有过的清闲时光。
      
    伸开双手,让那昔日只知道紧握刀柄,沾满鲜血的双手放松,任那调皮的风穿过那厚实的手掌,去追逐那逝去的早霞,在掀起鬓边的长发,杨柳依依,长发翩然,无不洋溢着生命的气息。
      
    我的心早已沉醉,我的仇早已被风带向他地,去寻找那因恨而浪费的年华。
      
    长刀早已解去,那是我心灵的负担,一个没有仇与恨的心灵不必再去使用那噬血的武器,尽管它曾经是我的最爱,和我形影不离。
      
    抬头看那枝头的小鸟,在自由的高歌,嘹亮,悠扬,我好想想它们一样,唱出自己的悲欢离合,不顾忌自己的感受,没有自由的人生是完整的人生么?曾经的我不是自由的,因为那只是一具被仇恨所驱赶的躯壳,一个麻木的灵魂!
      
    想起那一现的昙花,虽然短暂却是绝世的美丽,我想它一定不会存有遗憾,只因为它把最美好的自己留在了他人的印象里,那缓缓爬行的乌龟,还有那各色的生灵,都有各自存在的理由,这就是生命的含义。
      
    不因为自己的仇恨而使更多的人痛苦,不因为自己的扭曲而使更多的人丢失性命,这就是我悟出的人的真谛。
      
    想到这里,有想起那慈祥的青年,沉睡的孩子,还有忧伤的雨。
      
    所幸,我抛弃了那把长刀,也顺带抛弃了对这世界的恨,所幸我脱去了那黑色的长泡,也脱去了那心灵的枷锁,所幸我离开了那凄惨的夜,才看见那暖暖的阳光,醉人的花香,以及那丢失许久的善良。
      
    死神也会流泪,为自己的心伤,也为自己在迷茫和彷徨中发现的黎明的曙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575

帖子

3204

积分

大学教授

Rank: 8Rank: 8

积分
3204
发表于 2018-4-27 18:28:02 | 显示全部楼层
须知有舍必有得
  要是当初坚持念音乐系,我现在就是台上的演奏家,而不是台下的观众了!演奏会场,坐我前面的小姐低声对身属龙的几月出生最好旁的同伴说。  我心想:当台下的观众不好吗?因为你是观众,你此刻才能悠哉地坐着聆听,还能和同伴说悄悄话,你的五行起名花费只是两个小时;如果你是演奏家,你现在就得紧张地待在台上,将辛苦练习的成果表现出来,你的花费必是经年累月。 生辰八字算寿命 凡事有舍必有得!在失去甲时,你必然获得乙,但你常常不自觉。一名老翁捕鱼为生。一天清晨他照常到溪边,惊见溪上游的碎石因为昨天的雷雨而冲到下游来十二星座性格了,溪里全是碎石,不能捕鱼了,而嚎啕大哭。溪旁山坡有间小庙,庙里的师父听见他的哭声,便下山坡来指点:老人家!你哭什么呢?溪里全是碎石,我怎么下网捕鱼啊?不能下网捕,可以用手抓呀!你没看鱼儿全在碎石上、石缝间跳跃吗? 老翁揉揉眼睛看去,果然鱼儿全在碎石上、石缝间跳跃,随手可得,怎么刚才没发现呢?  以有舍必有得的正面意念、积极心态看待事情,不是要你陷落虚拟情境,而是让你看清现实。  比如,夫妻离婚了,在失去婚姻的同时,也得到追求良缘的机会;亲密爱人移情别恋,在失去恋情的同时,开锁公司也庆幸婚前就发现对象不可靠;失意于钱赚得少,却可得意于不用为了储蓄投资烦心。  得与失,必有平衡点。你不能总看见失落而痛苦,你该学着看见获得而欢欣。它们平均散布在你所在的时空,任你感受体会。如果你常感觉失落,那是你心眼偏差;如果你常体验获得,那是你的心态正确。  我无意掩盖你失落的事实,而是提醒你获得的事实。它们是事情的两方面,它们都真实地存在着,你不能总看见单方面。












算命
算命
紫砂壶
算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