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厨都论坛 - 中国厨都网

图文大播报

查看: 86|回复: 0

龙泉剑

[复制链接]

3549

主题

3549

帖子

1万

积分

大学教授

Rank: 8Rank: 8

积分
10919
发表于 2018-5-17 01: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龙泉剑
      
   
      
      
      
      
    大宋行宫,亭台楼榭,假山树林,黄鹂鸣柳,湖水绕间。时值初夏,荷池红花争艳,溢出阵阵芳香。
    池塘边坐着一个红衣女子,面白如脂,明眸皓齿,身段窈窕,一袭乌黑长发瀑布般披在肩上,直是一人间尤物。只见她一双玉手轻轻地在琴上挑拨,音乐如水般潺潺流出,似轻风拂柳,微浪吻石,沁人心脾。
    对面站着一个男子,身着黄袍,浓眉大眼,相貌俊朗,神采飞扬,不怒自威。他便是大宋皇帝   那女奏片刻,开口吟唱道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此诗乃唐代杨万里所作,描写的是临安西湖莲叶碧空,红花映日的美景,此地虽非西湖,然而行宫胜地,却也不比西湖逊色。那女子歌声圆润,简直如黄莺啼鸣,又似玉珠滚落银盘,仿佛一触即碎一般。
    “好!好!”仁宗不禁拍掌赞叹道,“不愧为江南才女,今日令朕大开眼界了。”他也皇宫中,也早闻江南歌手“梅剑”大名,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
    “区区小技,只望博龙颜一笑,小女子心满意足矣。”梅剑娇滴滴答道。
    “哪里哪里, 姑娘技艺超群,高雅脱俗,何言小技?”仁宗笑道。
    梅剑道:“皇上日理万机,打点江山,小女子所为,不是区区小技么?”
    仁宗哈哈笑道:“好口才!姑娘貌美如花,一个梅字,倒是妥当之极,为何名字里还有个剑字呢?
    梅剑笑道:“梅花虽艳,却终是女子姿态,如果加个剑字,则显示一股刚烈之气,也好让那些心术不正之人有所顾忌了。”
    仁宗道:“姑娘好脾性,能否长伴朕左右,以解朕爱音律之苦。”仁宗虽为一国之君,但在此时却也不失宽仁姿态。
    梅剑笑道:“得皇上只言称赞,小女子已经感幸不已,如蒙皇上恩宠,那自是小女子前世修来之福。”
    仁宗见她一笑,不由想起一句诗来   梅剑一手按住仁宗前胸,道:“皇上何必着急,且看我有一物相送。”
    仁宗“哦”地一声,一手已搂着梅剑柔软的的腰肢。
    梅剑一手往琴下一探,忽然寒光一闪,手中已多了一把锋利匕首,如电般向仁宗当胸刺去。
    仁宗大惊,虽为万金之躯,好在年少时也曾练过拳脚,见利刃刺来,慌忙中只得用手挡住,口中叫道:“有刺客。”匕首从仁宗手中划过,顿时鲜血淋漓。
    梅剑似乎没有想到仁宗居然能躲过一击,手稍迟疑,仁宗已经挣脱而去。
    一队侍卫闻声赶来,护住仁宗,早已将梅剑团团围住。
    梅剑手执匕首,上下翻飞,如蝴蝶飘舞,前刺后挑,几个侍卫应声倒地。仁宗不禁惊奇,没有想到一个貌似柔弱的女子,竟然有这等武艺,不禁冷汗直冒,庆幸自己刚才躲过一劫。
    然而侍卫越聚越多,梅剑虽能挡得一时半刻,却怎么也冲不开这堵人墙。这些侍卫本来就是从大宋禁军中挑选的佼佼者,乃皇上的贴身护卫,犹如皇上的钢铁长城,刚才只是一时大意,才让梅剑有可乘之机,如今回过神来,面对的又是行刺皇上的大犯,无一不神勇异常,相互吆喝着慢慢地将包围圈压小。
    梅剑见人越来越多,已知今天无论如何也冲不出去了,挥手将前面的就个侍卫逼退,后面已经有几把明晃晃的刀砍了下来,眼见梅剑要血溅当场……
    忽然一声长嘶,一柄长剑流星般从远处直击下来。哐啷哐啷几声,那几把砍向梅剑的刀被击得粉碎。铁屑乱飞,刺倒了附近的几名侍卫。一个白色人影闪电般飞了过来,抓起长剑,挥手划了一个圆弧,伴随一阵嘶鸣,又有几把刀被齐刷刷砍断。那人拉着梅剑的手叫道:“梅剑妹子莫慌,赵鸿来也!”
    梅剑又惊又喜又悔,哀怨地道:“这龙潭虎穴,为何你却闯了进来?”
    赵鸿一边扬剑逼退周围的几名救死扶伤,造福人类侍卫一边道:“那你为何也要闯了进来,你不知道,这件事本来就与你无关么?”
    梅剑道:“我知道,可是与你有关,不是和我有关么?况且我来行刺,却比你容易百倍,只是,只是我一时大意,让他给跑了。我对不起你。”
    赵鸿道:“妹子别急,闯出去再说。”说着,长剑疾刺,侍卫连连后退。那长剑挥舞起来,总有一阵嘶嘶之声,似狂风扫叶,碰上的刀剑棒,无不纷纷折断。
    仁宗见此,不禁双脚发软,心道:“这难到便是江湖传闻的龙泉剑么?”大宋皇宫中的三大顶尖高手,陆忠、岳明、秦风,时常在仁宗面前提起江湖上有一把龙泉剑,削铁如泥,挥舞起来,便会有一阵阵嘶鸣之音。更有传闻,说是得此剑者得天下。仁宗揶揄一笑,心想天下便是这么容易便得的么?却也没有怠慢,派出了不少宫廷高手去搜寻此剑。没有想到,没有想到,此剑竟在大宋行宫中出现,还与刺杀自己有关,仁宗想起了那句话:得龙泉剑者得天下。好在赵鸿似乎无意杀人,只是打伤侍卫而已,却没有取他们性命。仁宗既惊又喜,忙调来一批弓箭手,将两人团团围住。
    顿时箭矢下雨般向赵鸿、梅剑射来。赵鸿把剑舞得像一团白光般,挡开了飞来的箭矢。然而箭矢越来越密集,赵鸿一人也就罢了,还要护着梅剑,不禁有点捉襟见肘了。梅剑叫道:“鸿哥莫管我了,两人等死不如一人逃去。”
    赵鸿道:“你当赵鸿是猪狗么?要死也是一起死,赵鸿岂有扔下妹子不管之理?况且小小箭矢,能耐我何?”
    梅剑长叹一声,没有再说话,心中却无限感动,不禁涌起一股柔情,心想要是和赵鸿一死在一起,却没有半点遗憾,那不是自己追求的么?
    赵鸿暗忖:擒贼先擒王,要走必须抓住仁宗。心念及此,赵鸿挡开乱箭,冒着矢雨向仁宗冲去。
    龙泉剑锋利无比,一阵阵嘶鸣声若龙吟,箭矢纷纷向两旁飘去。赵鸿一手抱着梅剑,几个雀越,竟已经逼到仁宗跟前。附近的侍卫来救,却那里是赵鸿的对手?那些弓箭手见二人已经接近皇上,那里还放箭,只能眼睁睁望着赵鸿接近仁宗。赵鸿大喜,心想要是能卸持仁宗,便可以逃出虎口了。
    仁宗感到一股逼人的剑气压来,也不顾帝王威仪,欲向后面逃去。
    赵鸿挺剑直追,眼见便要追上。
    忽然一人叫道:“大胆刺客,安敢无礼?”
    赵鸿听得身后虎虎生风,知道有人从后面袭来,忙将剑往后疾点,转身一看,是一黑衣,道:“莫非大宋皇宫侍卫秦风?”大宋皇宫三大高手。秦风总是穿一身黑衣,以“劈风掌”闻名天下。
    那人冷笑道:“正是在下,阁下今日还想走么?”说话间双手不停,向赵鸿连攻几招。
    赵鸿道:“那倒未必。”说长剑一抖,顿时剑气纵横,剑花如漫天星斗。秦风见龙泉剑威力非凡,倒也不敢大意,挥掌护住全身要穴。
    仁宗见三大高手前来,心下大喜。只见陆忠、岳明双双跪倒道:“微臣救驾来迟,罪该万死。”
    仁宗道:“你等来得及时,何罪之有?快快请起。”
    那一群侍卫见而人相斗,早已退开,围成一个圈子。
    赵鸿手仗神兵,越战越勇。秦风的掌法老辣沉稳,招招不离对手要害,怎奈龙泉剑剑气若狂风暴雨,赵鸿剑术精湛,他那里近得身来。五十招后,秦风渐渐落与下风。
    岳明本来脾气暴躁,早已按捺不住,只是两个宫廷高手斗一个少年刺客,岂有颜面?如今见对方仗有神兵,好友竟无可奈何,大喝一声:“好一把龙泉剑”,冲入战圈。
    三大高手中,秦风、岳明素来和睦,为知己好友。不过论武艺,倒是陆忠最强。秦、岳二人平时也爱切磋武艺,并演练配合攻敌之法。按理说二人皆举世高手,配合攻敌自是无此必要,然而二人沉浸武艺,平日爱胡思乱想,竟然演练出一套阵法来,没有想到这时派上了用场。
    赵鸿的武功并不比二人强,与秦风对战时只是利用龙泉剑的威力维持不败局面,现在突然增加一大高手,还要时时护着梅剑,几个回合后,渐渐招架不住。
    秦风的劈风掌赫赫生风,掌掌欲打在赵鸿要害处。岳明的开山拳碎石裂碑,拳拳欲致敌手于死地。周围的侍卫只觉得一股股劲风吹来,面部隐隐生疼,极其难受,不由得一步步向后退开。两人攻守有绪,配合得毫无破绽。
    梅剑喊道:“鸿哥快走吧,再不走便来不及了。”
    赵鸿并不答话,手中剑却不停,勉强抵挡二人进攻那里治白癜风效果最好,欲寻隙反击,却无从下手,不禁冷汗直冒,心吃优秀了大小都好想难道今日要葬身于此了么?只是梅剑也陪着自己,那不是太对不起她了?正思忖间,后背已中了一掌。
    岳明见秦风得手,心下大喜,使出一招绝招,欲一击拿下赵鸿。
    赵鸿后背奇痛无比,又见岳明一拳打来,后面掌风并不减弱,想招架,已经力不从心。
    梅剑挺身挡在赵鸿面前。赵鸿大惊,叫道:“妹子不要……”
    电光火石间,一个人影鬼魅般冲了上来,一脚踢开了岳明的开山拳,一跃而起,飞身又一掌挡来了秦风的一掌。
    秦风和岳明俱感手痛不已,敌手竟在瞬间击退二人,着实令他们惊愕。
    赵鸿已抱定必死之心,没有想到竟然有人相救,见那人身法,似曾相识……好久才叫了一声:“师傅!”
    秦、岳二人也看清了那人面目。
    岳明冷冷道:“陆兄好手段啊!”
    救赵鸿的是陆忠!赵鸿愕然,呆呆望着陆忠,满脸疑惑。
    陆忠向秦、岳抱拳施礼道:“二位得罪了!”
    岳明哼了一声。
    仁宗也惊呆了,自己的贴身高手,怎么会会去救一个刺客?怒道:“陆忠,你这是为何?”
    陆忠扑通向仁宗跪倒,道:“罪臣恳请皇上放了这两人!”
    仁宗道:“大胆!还敢和朕讨价!”
    陆忠道:“这十几年来陆忠对皇上算是忠心耿耿吧 。”
    仁宗道:“那你便可以为所欲为了是吗?”
    陆忠道:“罪臣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只是这两人皇上杀不得啊!”
    仁宗已经怒不可恕,喝道:“什么人朕杀不得?来人啊,给我把这些叛臣贼子给我拿下!”
    侍卫们围了上来,秦、岳二人也跃跃欲试。
    赵鸿道:“要抓抓我们好了,与陆忠无关。”说罢紧紧抱起了梅剑。
    梅剑对赵鸿一笑,无限温柔,心想自己的命运已经和赵鸿连在一起了。
    陆忠磕头道:“皇上,皇上不能杀他们。”
    赵鸿道:“陆前辈,此事与你无关,你还是不要管了吧!”
    陆忠猛地磕头 ,满额头都是鲜血。
    仁宗不禁心软,道:“爱卿有何话要说,便只说了,且不要磕头。”毕竟,他跟了自己那么多年了。
    陆忠道:“这件事情不能说啊!”
    仁宗道:“那有什么事情不可以说的?快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