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厨都论坛 - 中国厨都网

图文大播报

查看: 3|回复: 0

飘荡的野狗

[复制链接]

379

主题

379

帖子

1331

积分

大学副教授

Rank: 6Rank: 6

积分
1331
发表于 2018-11-15 09:35: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飘荡的野狗
      
   
    我喜欢流浪,喜欢四处漂泊。因为,我没有家,那个值得我停留的地方。
    我本来也是有家的,并且还有一个响亮的名字   人类常说自己是龙的传人,而我们确确实实是狼的传人。说起《狼的传人》,那就要提一下流得慌了,我们狗界里的一大偶像。虽然他一见到骨头口水就搭吧搭吧的直流(这也是他名字的由来),但他那低沉而忧郁的嗓音,确实是让很多的母狗为之心动。我喜欢在夜里唱歌,尤其喜欢唱那首《狼的传人》。为此,我总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拖鞋一两双,有时还有皮鞋,但至今还没见过砖头)。我的同族们看到我每次都满载而归,有样学样。于是一到了夜里,歌声四起,极其壮观,就连那个哑巴的阿福都来凑上一腿。一时间人类的鞋店生意红火,货品供不应求,老板直叫万岁。
    在我有主人的那会,我过者无忧无虑的生活。不用面对着那些冰冷的骨头,不用钻在那臭得要命的垃圾堆里。我所能做的,就是无所事事。人一无聊,就会睡觉;而狗一无聊,则会找点事做做。我每天写啊,画啊,想啊,慢慢的,我成了艺术家。作为一个艺术家,我对美的要求尤其苛刻,并且极度厌恶那些丑陋的事物,也是这使我丢了那个铁饭碗。我的主人是一个女人,照人类的年龄来看,也应该有五六十岁的光景吧,满脸的嘴巴,哦,不应该是说皱纹才对。不过这可是一个不认老的人,她整天对着镜子,不断的搽啊,抹啊,画啊,发出着阵阵难闻的气味,为出去吓人做好充分的准备。搞得我每次和她一起出去的时候,总是在那些伙计的面前丢尽了脸面。主人总是说我瘦巴巴的,又不是没得吃。其实说真的,我也不想这么瘦的,那又有什么办法呢?每天在面对着这样的主人之前,我会预先吐上3次,而见到主人之后,我回连吐N+3次,这样的情况,你说能肥得起来吗?最要命的是,主人经常搂着我,搂着我直冒冷汗,渐渐的,我的肾出了很大的问题。每当见到柱壮的物体,我就会忍不住跑过去撒尿,这也是老板,呃,不,主人炒我的主要原因。其北京治疗白癜风最好实这也要怪主人,因为她长着一双大象般的腿。
    啊!现在自由多了,我用我的铁饭碗换来四周那自由而又新鲜的空气,这我认为值,如果在那样下去,我迟早也会变性无能。
    秋风徐徐的吹在我的脸庞上,好舒服啊!“哈湫!!”我想我是有点着凉了,这几天我住的地方简直就不是狗住的,阴暗,潮湿,发出阵阵的臭味,这真的让我难以忍受。没办法,那些好的地方都叫那些“古惑狗”霸占了,“古惑狗”无恶不做,简直就是狗神共愤。为首的那个叫什么正好浪,留着一声鸟毛,整天扮酷摆谱,其实也不就是一只垃圾狗嘛,有什么可得意的呢。他们整天要我加人他们那个劳什么“洪声会”,我才不理会这些呢,作为一个艺术家,我是有尊严的,有自由的,对于任何的社会团体我是不屑一顾的,这会阻碍我艺术历程的发展。于是为了艺术,他们每天都给我加了一餐,很美味,吃得我遍体鳞伤。
    我有一个梦想,就是到美国看看。传统意义上讲,美国是我们狗族的圣地,就想人类眼里的西藏一样。在西藏,人类有着他们的、班禅,而在美国,则有着我们族的第一大圣人   于是我开始了流浪,这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流浪,我是有目的地的流浪,我一定要到美国去。江河无论流向哪方,它们总有一天会汇入大海的,我就是江河。我不知该往哪走,但我深信,只要我还在走,在某一天,我一定会到美国的。
    哦,对了,差点忘了解答大家的一个疑问   那一年,我在中国的某一个地方。因为我是在流浪,所以我不需要知道那是哪,总之,在那个地方,冬天是不下雪的。我饿得头昏脑胀的,步伐蹒跚的在大街上走着,我已经几天没东西入口了。这个地方是这么搞的,这么连个垃圾堆都没有,想找点食物都是这么的难。如果按照一般故事里的发展情形来看,我一定会饿昏了,等我醒过来的后,发现被救了,然后我就美美的吃上一顿,其实事实也就是这样。
    故事虽然是老套了点,但救我的人一点都不简单。他有着比我还乱的头发,忧郁的眼神(哎,真是不好意思,我发现最近我总是喜欢用有余来形容人的眼神),那是一张熟悉的面孔,我不禁大声的叫了起来:“周星驰!”周星驰吓得屁滚尿流的灰溜溜的跑开了,另一个版本是周星驰吓得失禁然后死掉了。当然,上面所说的如此这般都是作者的浑话,与本狗无关。首先,我不会说人话,其实,人家周星驰也未必是这么的胆小,可能到时候我被人家捉去做煲。不过总的来说,这样的事就是没可能的。
    我是一个艺术家,狗族的;周星驰是一个艺术家,人类的。艺术是没有界线的,这也是我和星驰能基本交流的根本原因。在星驰面前,我经常用我的那些抽象的思维来表达我自己的感受,风格类似于一个叫毕加索的人类,这是星驰过后对我说的。其实对于毕加索啊,屁枷锁这些东西,我根本就不在意。我只知道我的艺术,我的人生,我的种族,还有我们的圣人。作为一只狗,我想学会这些已经是大大的足够了。
    在和星驰不断的深入的交往之后,我把我想要到美国朝圣的愿望告诉了他,他拍胸口表示一定帮我,不过他叫我帮他多演上几场戏,我欣然答应了。
    和星驰在一起的那段时间,还真的蛮幸福的呢。做为一只公狗,我在那方面是有很大的需要的。星驰也蛮理解我的,经常带我去一个叫“一乐圈”的交配市场,由于他,我可以任意的和我喜欢的母狗交和,实在是爽得不得了啊。说着说着,我真的有点冲动起来了,星驰,快带我去“一乐圈”,我要交配。星驰这时走了过来,对我说道:“你这小子,汪汪汪的乱叫,到底要不要的到美国了啊。”啊,我可以到美国了,我激动不安,史努比圣人,我来了。但,但我英语这么烂,根本就通不过托福考试。呵呵,差点忘了自己是条狗,还用得着脱什么福啊,有钱什么都行。
    终于,我踏上了通往美国的巨轮。这是一艘人类有史以来最为巨大,最为豪华的船,它有一个旷古耀今的名字   大海是无边无际,广阔无垠的。在海上,只要它一个不喜欢,它几乎可以吞并这世间的一切。但在铁猪泥号的眼里,大海简直就像小孩子一样,就如珠江,黄浦江那样的渺小,这个高傲自大的家伙它有足以自傲的资本,它巨大,高贵,坚固。似乎海上的所有的事物都不可以阻挡它的前进。它慢慢的行走着,发出震耳欲聋的汽笛声,像是向大海叫嚣,充满着海上王者的霸道。
    我每天在船上无所事事,我不喜欢交往,有没有任何的熟人,所以,这些天里,我几乎没有说过一句话,孤独寂寞像纳粹分子,强硬的占据了我的心灵。船上有各式各样的人类,各种各样的狗,但是,他们和我是在不同的世界中生存的。他们华丽,高贵,漂亮,而我呢,落魄,低俗,不修边幅,我只是一个流浪的艺术家,仅此而已。
    甲板上的风“呼呼呼”的吹着,吹得我头昏脑胀的。自我适应了海上的生活以后,我就经常上甲板溜达。和船舱里那压迫的空气比起来,甲板上的空气自由而又新鲜。我的毛发在风的吹动下飘啊飘啊,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老话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我正慢悠悠的在甲板上晨运。一只美丽的雌狗怯生生的走到了我的前面,“先生,您是艺术家吗?”我笑了笑,点了点头。慢慢的,我们攀谈了起来,我也慢慢了了解了一些关于她的事情。她叫来喜,出生在一个贵族的家族,高贵,纯真,大方这是我对她的评价。当然,谁也没有想到以她这样会和我这流浪狗厮混在一起。
    对于流浪的艺术生活,她充满着憧憬,她急于了解像我这样的流浪的艺术家,到底是这样生活的,这样的生活到底有什么样的滋味。当我提到自由这种感觉的时候,她黯然失色。她问我自由到底是什么?自由到底是什么呢,其实我也没想过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虽然我不断的为之而努力,但它到底是什么呢?我陷入了沉思。哦,对了。自由就是这样的,我看了看四周,没有其他的狗。我抬起左腿,将阳物对着大海,一道尿液激射而出,射向了那天水交加之处。
    “这就是自由。”我不无得意的说。
    “好厉害啊。”来喜摇着尾巴,向我投来钦佩的目光。
    “其实也没什么了,这招只是我们狗族的基本招式,叫做黄狗射尿。做为一只狗,学会这一招是不能免的。要不,我教教你吧。”我的头好象有点大过头了,丧失了作为一个艺术家所应该有的冷静,这不是平时的我,我想,这应该是来喜的缘故。
    “不行啊,我做不来的。”来喜有点害羞。
    “没关系的,你试一试吧。”
    来喜在我的鼓励之下,缓缓的抬起左腿,尿液软弱无力的射在了甲板上。“不是这样的,你应该深深吸一口气,然后在膀胱上加点力,记住啊,要用力,就像我这样。”我又重复了一次我刚才的动作。
    当我们在自由的天空中不断的飞翔的时候,一把鸟将我们双双打到了地面,重临这充满压迫的人间。来喜的母亲,说错说错,应该是主人走了过来,连拉带扯的将来喜拽走,并给我一个恶狠狠的目光,好象是我偷了她什么东西似的。我有点沮丧,孤独的再次降临使我的世界灰灰的,蒙蒙的。
    来喜的主人看得很严,所以,白天我和来喜没什么机会见面,一般来喜在晚上主人睡觉后偷偷的溜了出来。爱的种子在我们心里渐渐的发芽,成长。或许,我已找到我一生一世的爱情。但是,这个世界是不容得爱情的,所以,它治愈白癜风光疗费用在快乐的顶端挖了一个口子,叫做“地狱之门”。
    我趴在来喜的身子上不断的运动着,她那柔软的身体,娇嫩的喘气声不断的刺激着我,我不停的向前进。正在最为紧要的关头,突然,船身发出了一声的巨响,一股很大的力将我们俩抛了起来,船身变得越来越倾斜了,这到底怎么了?我的欲火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事件浇得一干二净的。
    广播响了起来:“各位乘客请注意,船身已破,请大家不要惊慌,到甲板上集中,以便做救生船逃生。”
    我马上护着来喜来到甲板上,她主人一眼就看到了她,冲了过来,死死的把她抱在怀里,然后跳上了其中的一条船,我紧跟其后。以一个极其优美的姿势跳到了船上,想不到迎接我的不是船板,而是大海,我判断错误,跌入了海里。我听到来喜旺才,旺才的直叫我的名字,但没有人理会,也没有狗理会。我拼命的挣扎,拼命的喊着来喜的名字。冰冷的海水将我整个人包住了,我的意识渐渐的模糊了,越来越模糊,慢慢的,我陷入了无限的黑暗之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