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厨都论坛 - 中国厨都网

图文大播报

查看: 1|回复: 0

千年等一回——姐妹花

[复制链接]

911

主题

911

帖子

2891

积分

大学副教授

Rank: 6Rank: 6

积分
2891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千年等一回      
   
    秋月是我少女时代的朋友,她的容颜如同她的名字,淡雅秀丽。初见秋月,她那举止文静,眉眼间少女的羞涩,激发了我心底深处对美的欣赏潜能,我没办法不喜欢她那明媚如月的面孔和女孩子特有的那种脱俗的美。
      
    记得那是在一次文艺演出的晚会上,我的造型刚好在舞台前面的一角,而她也正坐在观众席上第一排的一侧,四目相对,我们离得这样近,她对我报以一个羞涩的浅笑,差点没让我走神,我的舞伴按规定的动作单腿跪地,我扶住他的肩膀,高抬右腿作一个蜻蜓展立的姿势,导演说足尖一定要高过头顶,而我从来没有达到标准,没少挨克,可那晚我的造型特别的好,右腿极力高抬,胸部极力前倾只是为了看清楚前排的秋月,定定地盯住她不动,心里不禁倒喝一声:好!哪里来的一尊美丽女神,竟然比台上的风景还惹眼。旁边坐着好友美华,看样子她们很熟悉,甚至很亲热。
      
    这个美华,身边总是少不了漂亮的女贴身,相形之下,她显得太一般化,但你不得不佩服,她坦然自若于自己的相貌平平,多少年后,更让我叹为观止的是,她平淡无奇的笑容竟然是这么恒久嫣然的美丽。只是那时候我们都是天真浪漫的少女,不经世事的眼毫无顾忌地欣赏各自倾慕的美。我在艳丽的外表上频摄快照,她在平静的内涵里默默描绘。在青春如画的少女时代,我们有着浑然一体的活力与天真,又是存在着截然不同的审美感观,于是就决定了以后迥然各异的选择。命运的安排就是这样不以为然地淡然处之。但这不影响我们成为三姐妹并且延续至今。
      
    演出后的我找到美华,问她身边的那个美人儿是谁,华笑着说,沉不住气了吧,看你急得那个样子,在台上就强躯防疾需谨遵死死地盯着人家看,一副心不在焉的德性,不是你的搭档拧了你一把,都不知你要金鸡独立到什么时候。华就是这样子,你越是急得火烧眉毛,她偏是不紧不慢的,好象故意在我面前炫耀她的独家特长,其实她也就那点能耐     
    吊了我半天的胃口,现在才轮到她来表现口才的时候,从她平静叙述故事的姿势,和那娓娓道来的口气与表情,我才明白什么叫迷死人的字眼,难怪乎后来有人为她不惜降下局长的身份,去一个乡村土砖青瓦农舍里向一对木讷的农民夫妇求婚。
      
    原来美人儿秋月一直是村里的女孩,只是我从小在外读书,很少回家,悄悄中她由一个丑小鸭变成了青春美少女。今天是她心情特不好的一天,我就邀了她来看你的节目,其实她很早就嚷着想见你,知道吗?她从小家里给她定了一门娃娃亲,那男孩子很皮很不踏实的那一种,秋月恨他总是与众不同的诸多出格处,所以想悔婚,可是男方不同意,她正烦着呢。
      
    我一听就来气,都什么年代了,还兴包办婚姻,她完全可以自己选择心中的白马王子,这必竟是一个人的终身大事。美华笑着说,你们两个呀,一见面直勾勾的眼神,四目传情,她也迫不及待地想见到你呢,哪知她家里有急事,还没等到你就回了乡下。一听此言,我顿时怅然若失,是不是人与人见面也要由缘份来决定呢,我无奈地想着。
      
    美华在我宿舍里住了两天也回了乡下,走的时候我答应等演出一结束,就回家去与她和秋月一起痛痛快快地玩个够,然而,生活中的许多无奈与沉重总是让人难以尽兴,我并不是专职演戏的,而是临时组织的一支文艺队,我也正处在为工作的去向而烦恼与犹豫交替的决定中。演出一结束后,家人就送我进了医校,说是演戏终究不是一生的饭碗,而我也欣然弃艺从医,其实人生处处是舞台,有得是演戏的时候,譬如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对着镜子干嚎一气,观众演员全是自己,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行走江湖镜子一直是我的贴身随从,镜子里的那个人便是我此生的知已。
      
    直到有一天,村里的阿忠来实习班找我,第一句话就是希望我快回去看看美华,她现在已该果饮可会害身经绝食七天了,正在家乡医院输液抢救呢。如果说是别人或许我还相信,比如我自己,就辉煌地预约了一次死亡的演习。但是这事发生在美华的身上我真不敢相信,但又不得不相信。
      
    平静而睿智的美华怎么会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呢?虽然她长相平平,但必竟是风采迷人的青春年华呀,我想起了她那侃侃而谈时的仪态万方。原来她爱上了在村里蹲点的财政局长段正宇,那可是有着任达华一样的面孔,酷毙了的美男子。美华的家里人一齐反对,认为象段这样才华卓杰的男人根本不会拿真心待美华,何况他正平步青云,就算他有这份真情,家里人也接受不了段是个离异的男人,家里还拖着一个七岁的儿子和老妈妈,于是就发生了这戏剧性的一幕。
      
    听阿忠一说完,我不禁脱口叫好:“有个性,为了所爱的人竟然以这样的方式来演译完美,誓死捍卫自己的爱情,美华做得对。”美华的形象在我心里一下子高大起来,生活中的美华才是真正的金鸡独立,我为她真实的演技中优美的造型陶醉起来。当然从阿忠茫然无助的脸上我读出一种痛苦的表情,只好无限歉意地对他说:“阿忠,对不起,如果真爱一个人,那么为她祝福吧,希望她的幸福便是你的宽慰,这么真心相爱的一对,我们没有理由拆散他们啊。”
      
    阿忠走了,带着些许痛楚些失望走的,看着他的背影,感受到他心里的失落与凄然,然而爱总是会有痛苦来做铺垫,这是不变的定律,就象数学里的园周率,再精确总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商不断的余隐,让你不得不狠心舍去一位又一位,已知的未知的,无知无尽的数啊……。
      
    后来的事实证明,美华就是美华,她并不美丽却可爱至极,于平凡中静静地释放出醇香的芬芳,淡淡而美,婚后的华相继为局长生下一男一女,加上原来的儿子一起,她融入其中如同一个孩子王,那样轻松自如,每次去她家里,看她与孩子们嘻戏一起,给我的心里也投进一片灿烂的阳光,带回满身舒畅的感觉。而在局长的眼里,美华便是一本耐读的书,她洋溢在脸上坦荡自信的表情,就是一篇篇精致蕴含的散文,而美华的家人也倍受局长的尊敬,风雨过后他们共同拥有那满天灿烂的彩虹,因此应该感谢那场恼人的风雨。
      
    斗转星移,岁月洗尽青春年华,历尽沧桑,不知秋月几度照落花,几回落花秋月忆故人,自从那时舞台前一别秋月,竟是匆匆多少年,常夜阑人静月华如水的时候,于脑海中勾画秋月此时的模样,在南方都市的夜空下,很是为此生未曾与秋月见上一面,并畅叙情怀而深感遗憾。
      
    一天黄昏时,忍不住拨通了美华家的电话,问起了秋月,哪知美华那头说长途话费很贵,你是打算听简单的还是祥细的,简单的三分钟就说完,祥细的你得抽一个上午或是一个晚上的时间。我不想再错过,对她说,我现在就有时间,一天一夜都行,你奉献一张嘴巴,我辛苦一下耳朵,就算是我们相聚一回,拿车费抵话费,我还怕什么贵不贵。于是电话里我听到美华那边搬动椅子和倒水的声音,而我也摆好了姿势,随手拉过大布熊抱在怀里。
      
    秋月终于摆脱了娃娃亲,在局长的帮助下进了一家水利部门做出纳会计,生如夏花美如红叶的秋月,自然身边不下一千个追求者,一个文静静书生气十足的小伙子终于独占花魁,其实还有更多的男孩子供她参考,只是秋月总嫌他们身上有股匪气,使她想起了前任男友的种种劣性来。然而花前月下谈情,书生倒是一介高手,而居家过日子他则是手忙脚乱,无所适从。于是生存上的弱点便初露端倪,久之所有的不足全暴露无遗,生活的麻辣汤便这样拉开了剧幕。
      
    再美的爱情还是离不开柴米油盐,秋月的经济状况越来越差,更谈不上生活的质量,那光景是一天不如一天,要强的秋月凡事总想比人强出一头,因此就咬紧牙关默不作声。住在城市的她居然跑到郊区外很远的山上砍柴回家做饭,美华说那双手便是古树枯枝,粗糙的掌背间布满伤痕,美华虽然也帮了不少,但只是帮得了一时却帮不了一世,那书生做事不行倒是很能玩儿,喝酒打牌玩麻将件件皆通,而他们的儿子也转眼间上学了,家里常为票子弄得紧巴巴的,一分钱的存款也无,这日子怎么过,华在那头长长地叹着气。
      
    突然有一天,局长接见了一个人,是某市青年团委书记兼副市长,局长认出来是秋月的娃娃亲,那个秋月曾气恨他不争气的男孩子,现在的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副市长,局长特意留下邀请市长酒后散步,副市长心有所动,他们默默地走了一段路,就象电视剧里面的那情景,两个男人粗重的呼吸与沉沉的脚步声便是这一幕短剧的主题乐,还是局长先开了口:“知道吗?她现在过得很不好,或许你再见到她的时候北京中科医院都是假的?白癜风治疗技术,已认不出当初的模样。”市长默然无语。局长接着说:“那男人什么都做不好,单位几次呈报清退名单都有他,我想我恐怕再也不能永久性的保护他,他死倒不要紧,苦了秋月和孩子。”
      
    市长听到这里,猛地转身拉起局长钻进了小车,吩咐司机开车和局长带路,今晚务必要找到秋月,市长问司机,我们带了多少钱,司机说不多,只有五千块。市长说:行,先接济一下再说。然而事情就是那么奇怪,那晚他们的车围着小城整整转了两个小时,就是找不到秋月的人,到达一个地方人们说:她刚走,你们要是早来一刻就遇上了。当不知听了多少次这句话:早来一刻就遇上了的那一刻,他们失望了,找不到秋月了,市长抬头向请问专家有什么病和白癜风相似吗城市的夜空看去,天哪,你能告诉我,早来一刻是什么时候。
      
    清醒过来的时候市长一看表吓了一跳,时间指向十点,明天市里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他还在这里晃悠,再不返回就来不及了,美华依然于电话那头侃侃而谈,我这边已是心结如绞,可白癜风患处是不是特别白怜的秋月,命运为何对你我这般无情,岁月的风霜是怎样残酷地摧毁你的容颜呢?我为那曾经台前惊叹的美丽而心痛欲裂,华说她现在看上去象五十多岁的老太婆,那面孔,那身材,那双粗裂的手……我止住了华往下的话,我不要听了,我低声呻吟着:秋月,秋月……。
      
    良久,我对华说:告诉秋月,我想见她,让她来我这里吧。华说,她那么要强,她不会见你的,真是屋漏又遭连夜雨,她的儿子最近又得了乙肝。
    我告诉华:必竟我们是姐妹,不要丢弃她好吗?谢谢你帮了她这么多,但我也求你帮我一次,劝劝她吧,虽然台前一面之缘,但我一直在关注她啊,不要拒绝我,那样我会很伤心的,特别是这样的时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